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产能过剩黑色产业刮骨升级煤焦钢产业矛盾激

2018-11-05 22:11:37

产能过剩黑色产业刮骨升级 煤焦钢产业矛盾激化

今年好几次都以为煤焦钢见底了,没想到它不停地下破点,底部到底在那里?一位期货投资者的感慨道出了整个煤焦钢行业的困惑。

今年以来,在漫长的单边下跌行情过后,南华焦炭指数以接近34%的年内跌幅领跌大宗商品市场,焦煤和铁矿石紧随其后,累计跌幅为27%左右,螺纹钢指数和动力煤指数的跌幅也都超过15%。

价格下跌的背后,是煤矿关停、钢贸商倒闭、焦化厂焖炉等现象堆积的困局,是多年来产能非理性扩张的恶果。面对大面积亏损,煤焦钢行业终于清醒过来。8月21日,从2014中国煤焦钢产业大会获悉,在政府组合拳的积极引领下,直面结构调整阵痛,限制产量、淘汰过剩产能成为全行业共识,在长期以来难以控制的产能扩张冲动终于得到抑制,煤焦钢行业加速迎来变局。

煤焦钢产业矛盾激化

今年以来,我国经济增速放缓,产业结构调整步伐加快,房地产低迷、环保压力倍增、融资难等一系列问题使得如今的煤焦钢行业举步维艰,在产能过剩、需求低迷、供大于求的背景下,煤焦钢价格一路走低,企业经营困难并出现大面积亏损。

公开资料显示,今年上半年,规模以上煤炭企业利润为613.1亿元,同比减少1091.9亿元,下降43.9%;全国规模以上焦化企业盈亏相抵实现利润为-32.89亿元,同比下降420%,焦化企业的亏损面达53.04%,亏损企业合计亏损额99.67亿元;相较煤焦业,钢铁业情况相对乐观,今年月大中型钢铁企业累计实现利润74.80亿元,同比增加42.76亿元,累计亏损面为28.41%,同比下降7.95个百分点,其中25家企业亏损额为76.77亿元,同比下降30.33%。

简单的财务数据,突显出煤焦钢企业的生存与发展、生产经营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对于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智敏以煤炭行业为例,指出当前行业存在四大矛盾。

首先,煤炭需求增速放缓与产能建设超前、进口煤增加的矛盾越来越突出,一方面,全球煤炭市场供给宽松,国内煤炭产能大量集中释放,如到2013年底煤炭采选业新增产能26亿吨以上,且有11亿多吨的在建项目;另一方面,煤炭消费增幅持续大幅放缓。前7个月全国煤炭消费23.1亿吨,同比仅增长0.2%。

其次,煤炭价格下降、收益大幅减少与企业负担重的矛盾越来越突出。受我国煤炭资源开采条件约束,煤矿理等固定费用支出在煤炭成本中比重大且不断上升,有的煤矿已经超过70%,然而煤炭企业负担重的问题尚未解决。

第三,企业资金紧张与煤矿安全生产、矿区稳定的矛盾越来越突出。当前煤炭销售困难加大,企业应收账款大量增加,而企业经济效益下降,融资困难加大,财务费用大幅上升,企业偿债能力下降。

,历史遗留老问题与发展中出现的新矛盾相互叠加。姜智敏表示,前几年高速发展掩盖了煤炭行业在长期发展中积累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如生产集中度低没有实质改变、结构不合理依然存在、行业发展不平衡加剧、体制机制约束依然存在。当前经济下行,这些矛盾逐步显现,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行业发展困难的加深,矛盾将更加突出。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王晓齐在会上也指出,目前钢铁行业面临着四大新常态,一是由于铁矿石、焦煤市场整体供过于求,价格将处于低位徘徊;二是目前我国钢材需求告别高速增长期,进入峰值平台区,期间需求将在高位波动;三是尽管原料成本下降,但钢材价格回升乏力,导致行业由微利时期进入零利润时期;四是产能过剩严重,需求进入平台区,市场竞争更加激烈。

对处于煤炭和钢铁夹缝当中的焦化企业来说,日子愈发难过。焦化企业已经进入从毛巾里拧水的微利时代,面对市场寒冬,公司将市场压力通过成本倒推等手段分解到各个业务岗位,迫使各个业务部门寻求利用包括期货保值方法降低成本保住利润。阳光焦化集团期货部总经理吴东焱在会上表示。

企业转型升级加速

在业内人士看来,面对行业集体困境,煤焦钢企业只有自我改革才能出走困境,而改革则是个刮骨疗伤的痛苦过程。

积极主动求生存,超越自我求发展,等待观望遭淘汰。王晓齐如是概括新常态下钢铁企业的生存和发展,这一法则也适用于整个煤焦钢行业。

从行业严重供过于求的现实来看,化解产能过剩矛盾是一项长期性的艰巨任务;从环境保护的角度看,新《环保法》明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对高耗能、高排放、高污染企业的治理力度将动真格;从政策导向来看,今年3月,国务院印发了《关于进一步优化企业兼并重组市场环境的意见》,这是国务院第二次发文对企业兼并重组工作进行部署,兼并重组被视为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调整优化产业结构、提高发展质量效益的重要途径。

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透露,今年上半年,许多钢铁企业以效益为中心,坚持没有合同不生产的原则,主动压减产量。如渤海钢铁根据市场需求,果断压减产量;包钢粗钢生产累计减少8.5%;酒钢以正现金流作为生产运营的底线,对负现金流的产线限产或停产,上半年钢铁产业限产100万吨。

由于焦炭用途单一,焦化企业严重依赖于钢厂,加上近几年煤焦钢行业持续低迷,为增加企业综合利润,阳光焦化集团将逐步进入煤化工领域,尝试逐渐生产气化焦,减少冶金焦产量,由炼焦企业逐步转型至煤化工企业。据吴东焱介绍,延展深化产业链,初步改变了一焦独大局面,形成了焦、化并举的发展格局。

而随着市场竞争的愈发激烈,煤焦钢企业间的兼并重组无疑将进一步加速。据悉,2008年金融危机后,山西焦化行业面临极大的困境,为此山西省政府于2011年11月颁布了《关于山西省焦化行业兼并重组的指导意见》,经过三年的努力,目前山西独立焦化企业户数减至73户,户均年产能由70万吨提升至200万吨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在以市场为中心、以效益为导向的指引下,国内焦炭、焦煤期货及去年10月18日上市的铁矿石期货稳健运行,价格发现和避险功能发挥突出。新形势下,部分企业成功利用期货避险,煤焦矿期货运行及功能作用发挥吸引着越来越多产业链企业关注和参与这一市场。

工地洗车台厂家
仿清水混凝土
黄金麻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