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法律援助从天而降的巨额借条

2018-10-29 00:10:53

【法律援助】从天而降的巨额借条

【法律援助】从天而降的巨额借条 首页多彩生活娱乐八卦汽车世界科技产业数码新品游戏动漫体坛风云军情解码社会万象健康养生 首页 / 社会万象 / 【法律援助】从天而降的巨额借条 【法律援助】从天而降的巨额借条 Posted on 2014年9月23日 by stanper in 社会万象 本刊 高艳  潘小丽诡异的借条案件进展2012年3月,河南省三门峡市的赵苏霞,接到一张法院传票。有人以其借款124万逾期不还为由,把她告上法庭。两年过去,这起并不复杂的民事纠纷仍没能得到解决,原因在于,赵苏霞认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张巨额借条,更没有借下124万元巨额借款。2014年8月20日,赵苏霞向本刊法律援助寻求帮助——当事人自述:从天而降巨额借条我叫赵苏霞,生于1965年,是河南省三门峡市湖滨区一名普通村妇,两个女儿漂亮可爱,生活平静而幸福。然而,这一切被一张法院开庭传票打破。2012年3月的一天,我接到三门峡市湖滨区法院的传票,杨学刚把我和我弟弟赵剑波告上法庭,理由是我们借款124万元不还。对此,我一头雾水,连忙找到弟弟赵剑波。询问后得知,弟弟曾问杨学刚多次借款做生意,并偿还了一部分利息。后来因生意赔本,他无力继续偿还。2010年6月9日,他同杨学刚结算,截止当日,所欠款额本息共计124万元,弟弟遂向杨学刚写下一张欠款124万元的借条。既然借款人是赵剑波,杨学刚为何把我也告上法庭?带着疑惑,我拿着开庭传票来到湖滨区法院,并多次提出质疑。在庭审现场,我见到了那张借条。原来,在借条上借款人签名一栏,除了有赵剑波的黑色水性笔签字,还有一个“赵苏霞”的圆珠笔签字。这个签名像晴天霹雳般击中了我。我没有给杨学刚出具过任何借条,也没有在这张借条上签过字。这个签名,很有可能是别人模仿我的笔迹。我当庭向法院提出,进行笔迹鉴定。出于一般办案常理,院方同意。原告杨学刚的代理律师郭剑波也同意进行笔迹鉴定。双方约定在北京的人民检察院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我向法院预交了5000元的司法鉴定费,又交上了所有检材,可是一审的湖滨区法院在没有向我下达另外选择鉴定机构书面通知的情况下(依据相关法律规定,一审法院必须这样做),于2012年6月25日,擅自与我的一般代理人张玉民一起,将鉴定单位改在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在湖滨区法院向西南政法大学司学鉴定中心发出的笔迹鉴定委托书内,除法院的委托鉴定专用公章及办案人签名外,其它事项均为空白,没有任何鉴定事项。也不知道,这个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是怎样做出借条上签名是我所为的结论的。我认为鉴定结果有问题,遂于2012年10月26日申请重新鉴定。湖滨区法院以申请重新鉴定的理由不能成立,不予受理。我欲哭无泪。调查:三次鉴定结果为何不一致2013年4月3日,三门峡市湖滨区法院做出一审判决:被告赵剑波、赵苏霞共同偿还原告杨学刚借款本金124万元及利息。赵苏霞不服判决,在法定上诉期限内,上诉至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审查后认为:赵苏霞申请重新鉴定上诉理由不足,不予支持,维持原判。拿到湖滨区法院要求共同偿还巨款的判决书,赵苏霞内心愤懑不已。她的丈夫忍受不了这个结局,加上赵苏霞护弟心切、整日夫妻大战接连不断,导致两人感情彻底破裂,再后来直接就办理了离婚手续。赵苏霞看着两个尚未成年的女儿,整日以泪洗面。2013年6月9日,经河南豫和律师事务所委托,河南司法警院司法鉴定中心对借条上的签名重新进行司法鉴定。司法警院鉴定中心的鉴定意见为:借条上“赵苏霞”三字与样本上赵苏霞的签名样本非一人书写。拿着新的鉴定意见书,赵苏霞再次来到三门峡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三门峡中院认为:一、二审法院并未委托河南司法警院司法鉴定中心来为此事件做鉴定,该鉴定系河南豫和律师事务所单方委托行为,且鉴定的借条(检材)是复印件,二审判决正确。遂驳回赵苏霞的再审申请。赵苏霞满脸沮丧地说:“借条原件在一审的湖滨区法院,我碰一次都很难,又怎么可以拿到原件进行合理、合法的司法鉴定呢?”赵苏霞不满这份民事裁定书,决定继续上诉。她来到一审法院的档案室,依法调取了已经加盖本件与原件无异、湖滨区法院档案室专用公章的借条后,又在三门峡公证处对新的检材做了公证,在上搜索到北京多家司法鉴定机构。以邮寄的形式请北京的京安拓普专业文书司法鉴定中心对笔迹进行再次重新鉴定。鉴定中心的鉴定结论为:检材上的“赵苏霞”与公证过样本上的赵苏霞签名字迹倾向性不是出自同一人的笔迹。此鉴定结论与河南司法警院司法鉴定中心一致。面对,赵苏霞及其律师提出几点疑问:1、  鉴定需要当事人或者审理法院在双方当事人同意后,向鉴定机构依法发出委托,还需要注明鉴定的具体事项、提供检材。本案中,一审法院必须向鉴定机构提供检材,但湖滨区法院是把赵苏霞准备在人民检察院司法鉴定中心做鉴定时提供的检材,用在了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中;在庭审中,赵苏霞多次提出重新鉴定或者选择更权威的鉴定机构,一审法院就是不同意。这些难道不是严重的程序违法?2、  为何西南政法大学的鉴定结果就是铁板钉钉,赵苏霞先后在河南司法警院司法鉴定中心和北京的京安拓普专业文书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结果就得不到认可?赵苏霞多次请求法院启动重新鉴定程序无果,主审法官可以不采纳这个结论,但无权剥夺当事人申请重新鉴定的合法权益。3、  在湖滨区法院,依法调取的借条原件照片上,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用另外一支笔填上的“赵苏霞”三个字并没有按指印。两个签名既然不是一个时间段写上去的,那么债权人第二次专门找赵苏霞签名,肯定要让其按个手印,但事实却没有。124万元本、息债权不是个小数目,这一点为什么一直没有引起主审法官龚伟民的注意,是真的不注意还是不想注意这个问题。背后会不会有什么猫腻?4、  依据相关法律规定,举证必须质证,否则,该证据不得被法庭采纳。但为什么已经被一审法院采纳的证据在多次庭审中,就是不见这个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相关人员出庭质证?目前,赵苏霞已向三门峡市人民检察院提起抗诉,要求启动笔迹重新鉴定程序。律师说法:湖北维力律师事务所杨旸律师、京佑律师事务所张仁清律师1、申请重新鉴定必须符合司法解释的规定。依照《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27条第1款:“当事人对人民法院委托的鉴定部门作出的鉴定结论有异议申请重新鉴定,提出证据证明存在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一)鉴定机构或者鉴定人员不具备相关的鉴定资格的;(二)鉴定程序严重违法的;(三)鉴定结论明显依据不足的;(四)经过质证认定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的其他情形。”之规定,当事人申请重新鉴定必须提出证据证明存在上述情形之一。2、仅凭一张借条不足以证明巨额借贷关系。民间借贷法律关系的成立需符合形式要件和实质要件。形式要件即达成合意的外在形式,如借条、借款合同、口头约定以及其他可以表明双方借款合意的形式;实质要件即款项的实际交付。在借款数额较小,一般出借人显然具有即时支付能力的情况下,在出借人提供借条的案件中,按照日常生活经验,一般可确信交付借款事实存在;但对出借金额明显超出一般出借人支付能力的大额借贷,当事人主张现金交付,除了借条没有其他相关证据的,则还需要通过审查债权人自身的经济实力、债权债务人之间的关系、交易习惯及相关证人证言等来判断当事人这种主张是否能够成立,仅凭一张借条还不足以证明交付借款的事实。 文章导航Previous Previous post: 手游和主机游戏研发应互相学习什么?下一条 Next post: 张柏芝、谢霆锋和王菲,怎么都能在一起! 本站CDN由UPYUN又拍云强力驱动.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爪游控 版权所有. 陕ICP备号-1 Top

迪凯金座
李子苗
卓越弥敦道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