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套取公积金难了

2018-10-30 23:54:07

套取公积金难了

王晓慧 北京报道

做了五年套取公积金业务的王凯(化名)近很着急。“每天咨询的人不少,业务量也猛增,但就是赚不到钱。”7月24日,王凯这样向抱怨。

随着房价的不断攀升,很多缴纳了公积金但依然买不起房的人开始关注公积金账户里的钱。在了解到这些钱的利率不及活期存款的情况下,很多人想取出用掉或者买银行理财产品。尤其是近两个月,王凯每天都能接到不少咨询。但从7月1日开始,政策一下子就变了,很多地区的提取额度开始受限,同时审批力度明显加强。

审批力度的加强无形中增加了套取公积金业务的难度和成本,而靠这种业务为生的王凯们犯愁了。

套取公积金受限

按照常规,6月30日是住房公积金的结息日,7月份开始可提取上一公积金年度已结息金额。因此,除了年底外,7月份一直是全年套取公积金业务的峰。

按照之前的流程,想提取公积金的人只需向套取公积金的中介公司提供个人信息,中介公司根据其个人信息编造租房合同和租房发票等资料,然后提取人将其交给所在单位的经办人即可。公积金到账后,提取人按照提取金额5%-10%的比例向对方支付费用。

但是,王凯表示,7月1日之后,这点钱已经不够中介公司完成提取业务,因为每笔提取业务均需当事人到地税局办理,缴纳5%左右的地税后,开具正式的完税凭证。而之前,这类业务他们通过普通发票即可完成。

从一业内人士处获悉,王凯所说的普通发票常包含假发票,偷逃的税款则成为他们的利润。而眼下,他们利润的来源被堵死了。

7月25日,从另一家套取公积金中介公司处了解到,由于公积金钱紧,已经有区级公积金管理中心将提取的金额限定为6万元。该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公司的海淀业务已无法办理,因为必须由本人拿着房本亲自提取。

该工作人员与王凯的感受大体相同,业务量增加了近五成,但无钱可赚。

“以目前限额6万元支取额度为例,支取人缴纳5%的地税加上给我们的手续费,总支出是3600元,我们只从中赚取600元的手续费。在此之前,支取人只需缴纳5%的费用,总支出是3000元,除去其中200元的发票等费用后,但我们可从中赚取2800元。”上述人士举例说。

多地区触碰红线

似乎就在一夜之间,各地都开始为公积金“发愁”。

“公积金运行压力日益凸显,主因就是近两年各地楼市成交普遍放量,公积金贷款业务规模持续增长,终导致入不敷出。”7月25日,一直专注于社保等领域的专栏作家王亚煌接受采访时表示,住房公积金政策的设计有着天生的缺陷,为突出的就是不公平,其在设计初衷是让有房者补贴无房者,但是运行中却变成了买不起房的人补贴购房者。

在王亚煌看来,多地公积金中心随意调整公积金的缴存、贷款上限,充分说明了相关政策的不严谨,一些地方政府甚至官员任意挪用公积金。此外,社会上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住房公积金的闲置只会导致贬值,还不如用其贷款购房保值,从而助推了房市的火爆,房市的火爆又反作用掏空了公积金。,住房公积金对于大多数低收入群体而言,基本是个鸡肋,大量这类人群只能通过套取等方式将其提取出来。

梳理资料发现,上海、徐州、杭州、南京、温州等地公积金均属于吃紧状态,上述地区公积金整体库存资金额已达15%的红线,甚至有的地区已达到10%的历史低位。

为此,各地纷纷采取提高缴存基数、降低支取额度、一个家庭只能使用两次、期房没担保办不下公积金贷款等方式增加支取和放贷门槛,部分省市甚至一度停止了“商转公”业务转由尝试“公转商”的贴息贷款方式。

所谓“公转商”贴息贷款,是指公积金中心与商业银行合作,在住房公积金资金供应紧张达到设定预警条件时,将经审批同意的公积金贷款,转由商业银行发放商业性住房贷款。在职工偿还贷款期间,因商业性住房贷款利率和住房公积金贷款利率不同产生的利息差,由公积金中心逐月给借款人补贴。

但国家行政学院一位研究员告诉,该方式作为短期行为还算可取,但长期如此则会增加公积金的缺口,毕竟这些利息差经过日积月累,也不是一笔小数字。

养森瘦瘦包
粗线机
硅藻泥电视背景墙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